關於部落格
這是一個不落格 這是一個BOX 
  • 4351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阿啦?否!好困惑~

【阿啦~~~?】─ 我,可憐嗎 ? 這齣戲的三個女人本來都各自過著愜意的日子, 直到那個恐怖的同學會來臨‧‧‧ (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, 同學會是個可怕的活動, 要參加請三思, 噗~ ) 「アラフォ─的同學會就是展示給大家看你過得有多好」奈央這麼告訴聰子. ( 這個對同學會的嶄新定義, 我倒從來沒有這麼想過, 所以跟聰子一樣聽得瞪大了眼~ 蛤? 原來如此喔 ? ) 「前輩一定是大家羨慕的對象」奈央還這麼告訴聰子. 但事實上, 一直覺得自己過得很不錯的聰子面對的居然是大家異樣的眼光, 只因她沒有追隨大家的腳步去結婚生子. 又碰巧遇上生病的脆弱, 讓她的心思動搖, 輕易地被孤單的受傷感攫住, 以致在月台上演出了一場痛哭. 她, 充滿了疑惑 ─ 我, 可憐嗎 ? 家庭主婦瑞惠則在「大家認為對的時間」( 照年紀算起來, 是正適合生育的二十代 ) 作完了「大家認為對的事」( 結婚 + 生子 ), 在傳統標準中應該算是個圓滿達成人生目標的アラフォ─了吧 ? 但是整天在家裡團團轉的結果, 不論丈夫和小孩都對她完全無視 (我到現在都沒看清楚她兒子的長相, 因為他總是低頭看地上), 存在感等於零的她, 也充滿了疑惑 ─ 我, 存在嗎 ? 本來決意不婚的單身貴族奈央在事業受到重大挫折時, 選擇了很多人都選過的方式來處理:躲進婚姻裡. 聰子直指對這段婚姻動機的質疑, 對它的存續也充滿疑惑. 而事實上, 旁觀的我一直在盤算的, 並非他們會不會離婚, 而是會在哪一集會離婚 ( 哈, 哇係拍狼 ). 盡管她本人在婚禮上大聲宣示她是幸福的, 不過, 所有的人在婚禮的瞬間都自以為會幸福一輩子吧 ? 但總是在數年後, 三分之一的人就在扭打著上法院當中, 離婚了. 或許奈央偷偷地對自己的婚姻充滿了疑惑 ─ 我, 會幸福嗎 ? 【否?!】─ 誰否定我 ? 我否定我 ? 聰子在壓力下, 終於偷偷地走進大家拼命推薦的婚姻介紹所, 花了30萬隻小羊, 讓頤指氣使的推銷員一而再、再而三, 洗腦式地否定她:妳的市場價值已經趨近於零了, 所以妳只能來者不拒. 在一連串好笑又荒謬的對對碰中, 三高的聰子又再次被男人主導的相親市場否定. 有相親到一半知道她是精神科醫師就開始哭訴的鰥夫, 有獨自帶大兩個看起來有點不太良的兒子的老頭, 更有肖想一起泡露天溫泉的怪叔叔 ; 這些人怎麼看都跟聰子完全不配, 就算她再怎麼不挑, 還是註定要鎩羽而歸. 直到三高的大島出現 (好啦, 我知道他身高有點不夠, 不要太挑好嗎 ? ), 聰子的春天終於露出曙光. 就在大島提出交往的同時, 還是不小心洩露出他對單身女人生涯的否定, 終於使又羞又樂, 差點扭成麻花的聰子恢復正常理智, 否定了這個男人. 而面對丈夫和兒子的視而不見, 全心全意奉獻給這個家的瑞惠真是難以承受, 尤其家人是她生活的全部. 辛苦煮好一頓飯, 卻只換來一聲不耐煩的「嘖」和各自走避 ; 為家人所堅持的努力也一一被丈夫解讀成自私與愛面子. 還有什麼比自己的存在被全盤否定更令人難受的 ? 平常往來的一干無所事事的貴婦們也開始 part time 打工或作起義工來, 被逼得狂找出路的瑞惠, 惶惶然不知自己是否也該走出去 ? 走出去要作什麼 ? 能作什麼 ? 當然, 面對的又是丈夫輕蔑的否定:「像妳這樣能作什麼 ? 誰肯雇用妳 ? 」 【阿啦~~~ 惑???】 對於アラフォ─這個惶惑的世代, 正好碰上男女雇用平等法案和泡沫經濟年代,當他們比其他人有更多選擇時, 又發現好像怎麼取捨都是錯的. 對周遭的看法有著絕對的高敏感度, 卻也更加地迷惘了起來 「我是因為沒辦法一個人過日子, 所以只能結婚」 「我也不想要一個人啊, 晚年會很寂寞」 「說不能因為晚年寂寞而結婚的, 是妳吧 ? 」 「‧‧‧‧‧‧」 橋部利用輕輕巧巧兩三句對話, 就帶出了アラフォ─女人們心中對於婚姻、事業、生活永遠甩不掉也平衡不了的困惑. 這一番爭辯在無奈的沉默中悄悄結束. 沒辦法結束的是每個人都因為被另一個放棄了的選擇所否定, 掙扎著那縷負面思緒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