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這是一個不落格 這是一個BOX 
  • 4352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向錢看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祕魯男高音佛瑞茲 唱歌劇還安可 林采韻/台北報導  (20080605) 若說涅翠柯是近來古典樂界唱片公司與經紀人聯手進行「造神」運動的女性代表,祕魯男高音佛瑞茲(Juan Diego Florez),則堪稱為男性代表。佛瑞茲的歌聲清亮透明,屬抒情男高音,音質與全盛時期的西班牙前輩男高音克勞斯(Alfredo Kraus)有得拚。 去年,佛瑞茲在米蘭史卡拉歌劇院演出董尼采第《聯隊之花》,在詠嘆調〈啊!朋友們,這是慶典的日子〉中成功挑戰九個高音C,台下群眾為之瘋狂。史卡拉劇院有個廣被世界上其他劇院所遵守的嚴格規定,認為歌劇必須強調歌手與音樂演奏的整體性,所以歌劇演出時歌手不得演唱安可曲。不過,佛瑞茲不但唱了安可曲,更是在歌劇演到一半就先插進去唱。在他的九個高音C獲觀眾鼓譟後,他竟然讓整個歌劇暫停,在台上秀起安可曲,是史卡拉歌劇院七十四年來的第一人。如果史卡拉歌劇院的事件純屬意外,今年四月在紐約大都會歌劇院再次發生同樣事件,則有點「意外」過頭。 大都會歌劇院的總監蓋爾伯(Peter Gelb)指出,他深知佛瑞茲在史卡拉發生的前例,因此特別警告佛瑞茲。但當佛瑞茲又破戒,暫停演出先為觀眾唱安可。蓋爾伯只好說,因為「歌劇應盡可能取悅觀眾。」  前一秒堅持、後一秒可破,古典樂界不免懷疑這根本是歌劇院、經紀人、唱片公司三者的密謀操作。那些虛偽的發言,只不過要讓這場塑造明星的好戲可以合理化。不過,這兩次「意外」演出,的確讓佛瑞茲名聲大響,唱片銷售上揚。 歌劇演到一半暫停演出,除了佛瑞茲的安可事件,還有男高音阿藍尼亞二○○六年在史卡拉歌劇院演出威爾第《阿伊達》時,因被觀眾噓,憤而離席。有趣的是,媒體的爭相報導反而讓他知名度大增,讓原本處於低潮的他,獲得大都會歌劇院的邀約。巧合的是,涅翠科、維拉松、佛瑞茲與阿藍尼亞,全都是環球旗下兩大品牌DG和DECCA的藝人。這些炒作話題的路數,近年來頻繁在古典樂界上演,也難怪環球涉入經紀領域,會讓古典樂界更加緊張,害怕變本加厲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「聯隊之花」的連續九個 high C 是有名的難關. 想當年, 年輕的傻大個兒帕華洛帝就靠他輕鬆地一口氣唱完這九個 High C 而一戰成名, 從此飛黃騰達. 天下男人那麼多, 能成為男高音的是鳳毛麟角, 而其中有本事能輕輕鬆鬆唱上九個 high C 的, 大概也只有已經過世的克勞斯和 大P哥寥寥幾人. 雖然歌劇的本質不在於唱得高, 而在於唱得好. 但如果生舞台上能出現一個能唱「聯隊之花」的男高音, 也算可喜可賀. 不過, 秀過頭真的讓人有種時光倒流的感覺. 100 多年前, 當威爾第爺爺還只是個20 郎噹歲, 初出茅廬的菜鳥歌劇作家的時候, 完全是歌者的天下. 當時全歐洲最受歡迎的歌劇作曲家是義大利的董尼采第、羅西尼和白里尼三位大師. 可是更受歡迎的是高價的歌者, 他們大牌到連大師都可以無視. 他們會任意在歌劇進行中插入自己愛唱的曲子, 改變了劇情的方向 ; 或者更誇張地, 把大師的曲子直接抽換掉, 換上其他可以炫耀自己技巧的歌曲, 以博得更多掌聲和金錢. 威爾第早期的作品也受到同樣的待遇, 讓他忍無可忍, 窮畢生精力約束歌者. 終於在他中年連續發表了萬人空巷的作品「茶花女」、「弄臣」、「遊唱詩人」, 如日中天的時候, 才有足夠的權力嚴格要求歌者不得唱出任何不在譜上的音符, 不得有阻礙劇情行進的舉動, 這才漸漸讓歌劇的演出進入了正軌. 可是, 今天 Florez 讓時光倒流回 100 多年前, 彷彿他就是那個無法無天的歌者, 愛怎麼唱怎麼唱, 視總譜於無物. 這個舉動也許讓 Florez 飯很興奮, 可以看到帥哥到處賣弄歌技, 但卻讓更多歌劇迷驚訝而失望, 無法接受, 真的讓人懷疑:「老兄, 你真的認為自己有這麼偉大嗎 ?」 更令人惋惜的是, 號稱歐洲和美洲兩大歌劇堡壘的史卡拉和大都會歌劇院, 竟然對 Florez 的狂妄也只是忍氣吞聲, 真的只能說是金錢萬能. 無言~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